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

乾隆太上皇玉玺

2019-11-13

        乾隆皇帝85岁改当太上皇帝时制造,有200多年的历史,乃乾隆皇帝二十多方“太上皇帝”御玺中唯一枚圆形宝印。以温润乳白的白玉精琢而成,印面以篆体浅阳雕“太上皇帝”四字,玺四周阴刻乾隆帝《自题太上皇宝》御题诗,极为尊贵。玺顶则阳雕八挂中的“干”字,和与“隆”字同音的双螭龙纹,并以浅泥色入色渗以仿古玉之效,玺壁通体则阴刻“自题太上皇帝之宝”御制诗。


 


       据北京故宫所藏的《乾隆宝薮》(乾隆御玺印谱)一书记载,在乾隆皇帝授意下,此后内府工匠用不同材质制作了大小各异的太上皇帝御宝20余方 。
 

       其中有一方“太上皇玺”倒是极具特色,这方玺使用温润纯净的白玉刻制,整体呈圆柱状,上部做出土红色沁,显得古朴凝重。这是乾隆“太上皇玺”中惟一一枚圆形印面的玉玺。此玺“太上皇玺”印面以篆体阳雕“太上皇帝”四字,看得出,“太上皇帝”四字是有意识的被刻制成“十”字形的布局。这种布局始自于他的“信天主人”玺,此后每遇重大事件,往往仿此而作一、二方,如“古稀天子”、“五福五代”、“天恩八旬”等,从而形成了一个系列。此方“太上皇帝”圆玺便是此系列中的最后一方。

       在这枚圆玺的玺壁上,通体阴刻《自题太上皇帝之宝》御制诗,诗云:“由古来云太上皇,徽称懿号谓非当。即斯六袟庆犹幸,加以双文愧莫逞。自问生平奚立德,永言绳继祝丕昌。窗明几净西铭读,恰合随时爱景光。”这是乾隆成为太上皇一个月后,专门为刚制作好的“太上皇帝”玺而作的,尤其是诗的最后两句,表露出此时乾隆帝的所思所想。在窗明几净的书房内,展卷研读宋代大儒家张载的哲学著作《西铭》,发万物一体之微,体乾坤大道之义,默会前贤,忘记忧愁,这恐怕也是乾隆帝理想中太上皇生活。而在此诗的自注中,乾隆也特别提到他成为太上皇后,摒弃了例行的加上尊号的繁文缛节,只是“命篆太上皇帝之宝”作为自己这一重要人生转折的纪念。

       作为乾隆帝太上皇时期的重要宝玺之一,此方圆玺经常钤印于内府收藏的书画之上,如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唐代韩滉的《五牛图》、晋代王献之的《中秋帖》,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代唐寅的《品茶图》轴等都钤印有此玺。另外,在一些宫藏古器物之上也能见到,如台北故宫所藏新石器时代至夏代的玉圭上。

       八国联军侵华期间,我们从当时法国海军上尉皮埃尔?洛蒂的日记中可以看到当时有关这些御玺的情况:“1900年10月23日,星期二,北京在箱内的格子里,在那隐秘的双层底中,裹放着成百个君王的御玺,用整块玛瑙,玉石或金子制成。他生命中的任何情形及他在位时的任何法令都需要这些沉重的印章,这些无价的玉玺,在皇帝下葬后,没有人再碰过,在这里已经沉睡了两百年。”

       “太上皇帝”的圆玺就在此中,被当时年仅28岁的法国将军德?耶赛掠走。这位年轻的将军毫不客气地拿走了数枚御玺。

被德?耶赛抢走的其中有一方印文为“四海有民皆视子一年无日不看书”的“乾隆御宝交龙纽白玉玺”随同“太上皇帝”圆玺一同出现在了2007年的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。

 

       清乾隆帝御宝题诗“太上皇帝”白玉圆玺2010年4月8日以9586万港元成交,刷新御制玉玺拍卖的世界纪录兼白玉拍卖的世界纪录。 在拍卖现场, “太上皇帝”白玉圆玺5分钟内叫价42次,竞争相当激烈,被一位中国买家以4625万港元的高价拍得。

       《大公报》消息,在苏富比春季拍卖压轴的一天,买家们竞投相当活跃,不少御制工艺品被抢至超过估价数倍甚至十倍成交。当然也有破纪录的成交价,其中清乾隆帝御宝题诗“太上皇帝”白玉圆玺以9586万港元成交,刷新御制玉玺拍卖的世界纪录兼白玉拍卖的世界纪录。

报道称,之前苏富比表示估计会以大约五千万港元成交,这件珍品在2007年的苏富比秋季拍卖上同样打破白玉拍卖世界纪录,但上次的成交价则只有四千六百万港元。 


上一篇:金镶玉赏图

下一篇:美玉赏析